竹露曦然

我只是太想看你笑起来的样子了

但终究,不过是张好看而陌生的脸

梦到江南连绵不断的雨,我变成了一个小孩子。独自居住在一所老宅子里,积水没过了脚,冰凉冰凉的。雨未晴,石板搭就的墙壁间还细细渗着水流,湿漉漉的。回廊上、凉亭里挂着的竹帘在水里浸得太久,向下一拉一收便是一层水雾,于是我边欢呼着“我会下雨了”,边收起了所有的竹帘。

醒来时的心情也湿漉漉,冰凉冰凉的,却无半分喜悦。